當下這一刻

當下這一刻
《最好的階段》。。。請點擊,最新博文!

2010年3月30日星期二

记一把唱佛曲的好声音


首那班一起唱过佛曲的同乡朋友,有几位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犹如猛龙过江,值得一提和留念,也为我的童年留下一幕幕精彩的画面。。。。
. .
嘉慧 – 多年来都以一首 《山色》摘下女子“幼年组/少年组”的冠军奖,名闻遐迩,嘉慧已把 《山色》唱绝,她的音色有如出谷黄莺,绕梁三日,《山色》 的词是弘一大师写的:-

“近观山色苍然青,其色如蓝,远观山色郁然翠,如蓝成靛,山色非变,山色如故,目力有长短。自近渐远,易青为翠,自远渐近,易翠为青。时常更换,是由缘会,幻想现前,是幻是幻,万法皆然。”

进入“成年组”,嘉慧再以一首 《红叶》叫评判员惊艳!!以她多年歌唱的经验和实力,女高音的功力更上一层楼,轻而易举把高难度的 《红叶》演绎得荡气回肠,收放自如,为佛曲歌唱比赛写下一个难以超越的一页。

中学毕业后,嘉慧曾经主演舞台剧“孔雀公主”,在马来西亚巡回演出,深获好评!过后就飞去了北京艺术大学专修音乐,目前身在香港,身份显赫。我一直都很希望可以再次听她高歌一曲,但也只是奢想了,久别了的“孔雀公主”,永远祝福你。
.

.
迦钦 – 嘉慧的弟弟,是歌声浑厚的男高音,也是冠军级歌手,当年男/女组的冠军奖多是由他俩姐弟横扫,为大家争光不少。 迦钦擅长演唱 《我佛大慈父》、《祈求》 和 《 Oh! Suffering World 》。

摘一段 《祈求》星云大师作的词:-

“ 我常常在自想,我来自什么地方,我细细在思量,我将去什么地方,忆往事,罪业深重,怎不悲伤,望前程,十字街头,只有彷徨,伟大的佛陀,我依靠在您的座旁,告诉我一个光明平安的地方 ”

迦钦也曾到北京艺术大学深造,目前是著名的专业歌唱老师,常受邀担任全国歌唱比赛的评判员之一。

彩莉 – 眼睛大大,头发长长,黝黑的发丝像瀑布般往耳边直垂而下,有点不食人间烟火,慵懒的笑声有点像潘越云,人美歌甜,很适合唱 《拈花》,印象最深刻的是当年彩莉以 《拈花》一曲参赛时,与另一名参赛者获得同样的分数,难以定夺冠军得主,后来评判员决定让她们俩重唱一次,以PK 赛方式来决定冠军大奖,犹记当时气氛真的很紧张,我们都为彩莉冒冷汗。。。。

《拈花》 词来自继程法师,周金亮音乐大师作曲 -- “灵山,遥远的灵山,传来一则美丽浪漫的传说,当释迦举身微笑,笑意从一朵金色的莲花散发,宇宙间便充满了无限的禅机。。。。”

结果不负众望,彩莉险胜对手,拿下了冠军,大家都雀跃万分!

我和彩莉认识并同窗多年,我们就读同一间华小(中华小学),毕业于同一间中学(新民国中),甚至还进入同一间大专(吉隆坡拉曼大专),攻读一样的科系,目前我们都在槟城工业区上班,将来会成为同事也说不定,到时可要邀请她献声再唱 《拈花》了。彩莉曾经和几位中学好友成立了“灯心草”创作坊,自己创作和包办词曲,很有音乐才华!


思敏 – 也是一位很有唱歌天分的女孩,获奖无数,唱着唱着,竟跑到吉隆坡去参加“红砖工作坊”,还出了几张专辑呢!我很喜欢她在 《慧灯》专辑里主唱的一首歌 -- 《莲》 -- “冰天雪地的白莲,为了真理延续,不惜付出和完全奉献,尽是满山雪地的感恩。。。”

听到她的声音从唱机里播出来,感觉是那么亲切,也很荣幸我的同乡老友出专辑了! 《慧灯》 是九十年代继 《一盏灯》后蛮受欢迎的佛曲专辑,由斯理音乐制作人一手包办。


銮娇 – 一个让人追忆的名字。。。曾经唱过 《快归投佛陀座下》,星云大师作词:-

“ 春风桃花凋谢时候,细雨珠泪汪汪,杜鹃啼着世事兴亡,河沙有情怀正长,往昔娇容而今皱黄,血泪染罗纱,细想亲朋骨肉分离,观音容而今何在,四野晚风切切,悲音动尘沙,我们要求生命久长,快归投佛陀座下。。。”

銮娇突然的离去,有人说是一种无形的内伤,偶尔想起,内心是一阵揪痛。。。。

(待续。。。)



请点击前一篇文章 -- 记一段佛曲飞扬的岁月
.
.

2010年3月25日星期四

记一段佛曲飞扬的岁月

.
阵子写了一篇 《星洲副刊-三月征文:永远的第一次》,是关于多年前歌唱比赛的糗事,之后记忆就像爬格子的蛇,总是缠在那段懵懂的青葱岁月,一首又一首唱过的佛曲,再次在耳边响起,一张又一张熟悉的脸孔,陆续出现在脑海里,人事变迁,别来无恙,不知他们是否还记得大伙练习唱歌的情景和比赛的心情,是否还偶尔哼唱自己曾经参赛的佛曲,岁月蹉跎,也许那些记忆就像零落的音符,怎么拼奏都唱不完整首歌了。。。。
.
.
一搅回忆的唱机,抖出了一箩筐马来西亚80年代的佛曲和一班老朋友的名字 -- 《灵山》彩莉,《生命的讴歌》创华,《祈求》英川,《我佛大慈父》迦钦唱, 《山色》思敏/嘉惠/翠芳唱, 《晨钟》汉娇唱, 《甘露歌》贵灵唱, 《桥赞》福孝唱, 《问》心莹唱,《苦海中》思优唱,《清凉》/《赞僧歌》丽璇/丽菁唱(我姐), 《晓雾》陈姝唱,《无常》真銮唱(我姐),《快归投佛陀座下》銮娇/丽蓉唱,《佛光山》运平唱等等,从幼年组到成年组,我却唱过了《依靠自己》《桥赞》《无常》《我佛大慈父》
.
感意外的,让我摘下奖杯的竟是一首冷门的英文佛曲 《A Wesak Tale》!当时比较热门的应该是 《All For Mankind》、《Life Never Dies》、《Wesak Dawn》、《Oh, Suffering World》、《The Blessed Refuges》 《Self Reliance》等,就是很少人会选唱 《A Wesak Tale》 --- 作词Sujatha Hettiarachchi, 作曲Victor Wee,我独爱这首歌,因为它旋律流畅舒服,轻轻的吉他声,仿佛在述说一个妇人悲戚的故事,歌词扣人心弦,化悲痛为菩提,我也不忘感谢祥城同学拔刀相助,为我现场吉他伴奏。 (试听 A Wesak Tale,请衔接-- http://audio.buddhistdoor.com/media/e2950cfc03fbe3d9f37be03ddd061b4f/4.mp3
.

.

得一提的是我们这班小瓜,都没有一个专业的歌唱老师来指导,印象中有一个叫陈和的老师,偶尔会来佛教会教一两首佛曲和简单的歌唱技巧,然后就交给我们的组长益华老师和丽璇老师来推动了,大伙就这样凭着自己的天份、加上后天的兴趣和努力,曾经为小镇的 《正觉佛教会》,创下全吉打州佛曲歌唱比赛“全场总冠军”的业绩,没齿难忘,皆归功于老师和以上所有参赛的老朋友们。
.
每年的歌唱比赛,都由马佛青主催,再由不同的佛教会主办,曾去过日得拉、亚罗士打、峨仑、瓜拉基底和苯筒等佛教会,每次我们都浩浩荡荡的出发,有去参赛的同学,也有去支持的同乡,人太多时,甚至会包一辆小巴士,好不热闹!
.
所有参赛者都必须穿白衣和黑/蓝裤,犹记我参加 《少年组》时,正值发育时期,身体突然发胖得很厉害,常常为了买不到黑色长裤而烦恼,我姐常埋怨说,难得找到裤的腰围合身了,谁知裤管却太长,找到裤管适中的,臀部却又穿不上去,搞到我姐哭笑不得,我也只能尴尬和无奈的看着她,谁叫她把我养得这么胖啊,哈哈。。。。
.

.
觉得那段佛曲飞扬的日子,也是大伙十五二十的青瑟岁月,苦乐参半的织梦年龄,趁着记忆犹新,我手写进部落格里,我心重温过去的温馨,愿古老的佛曲,常在你我的心中响起。
.
写着写着,发现两个老朋友的名字 – 福孝銮娇,因为车祸,所以离开这个世间了,虽然走完短暂的人生,却永远留下好听的歌声,诠释着生命的无常,唱着 “长叹我人死死生生,百年后谁是自家” ― 《快归投佛陀座下》,常在耳边响起。。。。。。
.
.
A Wesak Tale 
.
试听:
http://audio.buddhistdoor.com/media/e2950cfc03fbe3d9f37be03ddd061b4f/4.mp3


With this wesak crowd, A woman winds her way
A shawl thrown on her shoulder, Of weary limb and grey
She has lost her only son, Two weeks ago today
The tears do flow so freely, This holy wesak day
She burnt the scented sticks, She places blooms on altar
Then kneels on marble bricks.........
She hears the master’s word, Repeated by the monk
All this will pass away, We are as people drunk
We are but clay that melts, Our deeds alone remain
The rest will always perish, Until nirvana gain
Today we live, next day we die
As all things born, but actions as our karma
We reap what we have sown..........
Her eyes were dry, she felt
The dream of life a farce
Only good and noble action
Would to nothingness pass
.
.

下一篇博文: 记一把唱佛曲的好声音
前一篇博文:超糗的第一次!!
.
.

2010年3月21日星期日

在天堂翱翔的蓝天鹅 《图游》

.
这里是那里
Pangong Lake – 跨越中国的西藏阿里和印度两大国土,40% 位于印度拉达克 (Ladakh) ,是世上最高的湖泊之一,海拔4350米, 面积604平方公里,水深57米,由于山高蜿蜒,交通不便,鲜为人知,这里自然环境保护完好,几乎处于原始状态。
.
.
如何前往
拉达客的首府是列城(Leh),从新德里转机到列城,是最便捷的方法。早上五点从列城出发,费时5个小时的车程才抵达圣湖。
.
气候
旅游旺季是6-9月,夏末初秋,天气干爽 (-3 ~ 20度)。一进入10月,绝大多数的酒店及商店就会休息逼冬去了,所以尽避免在这个时候订房,因没人回复。10月初温度约在 -10度~10度间。
.
.
汇率
1零吉兑换13.7卢比。
.
.
时差
GMT-5:00, 比大马时间晚2 .5小时。
. .
.
在天堂翱翔的蓝天鹅
着一头蔚蓝的晴空,团团浮云结伴游览而过,仿佛伸手可及的棉花糖,看着色彩斑斕的湖面,静静站在风声呼啸的湖畔,心里不曾如此舒坦。
.
.
度北方的村民称这圣湖为“一块小草地”,而西藏族人则称为“长脖子天鹅”。 由于藏在喜马拉雅山脉的心脏深处,不易被发掘,故更神秘和神圣,虽然车子在山腰兜转的惊险画面,一幕接一幕地重叠,但是我们还是勇敢无畏地向前迈进,只为了要寻找那一匣传说中的神秘宝藏 ---- 蓝绿色的天鹅湖
.
.
过大半天的翻山越岭,五脏六腑几乎都翻转了,为了儿时的童话世界,穿梭在长得有点像恐龙的峡谷探险。。。
. .
然有人喊起来,在土黄色的两峡之间,隐约看到一缀的 “蓝色”了!是的,童话世界原来是真的存在的!车上的欢呼声也跟着此起彼落!
.

.
阳光的照射下,湖水更显得十分清澈,由于深浅和亮度等因素,湖水不时呈现出墨绿、淡绿和深蓝等不同的颜色。最吸引人的是,这个跨越中印的湖水,有着不同的水质,中国境内的湖水是淡水,适合滋养生物,但是在拉达客境内的湖水却是咸水,不适合饮用,所以都没有鱼儿的踪影。因为是亚洲最大的咸水湖,与其说是一面湖,不如比喻为“内陆海”更为贴切。
.
每年十二月入冬时,湖面完全结冰,到处白茫茫的一片,届时又是另一番令人心醉的风景。
.
.
大自然的美丽,不能复制,唯有爱护。
.
.

・。*・。*・。*・。*・。*・。*・。*・。*・。*

此博文刊登于星洲日报 《图游》版,21/3/10。

.

2010年3月19日星期五

超糗的第一次!!

.
从小学开始,我就参加一年一度的全吉打州佛曲歌唱比赛,也许是因为我住的地方是一个小乡村,所以每次都是来来去去我们几个小瓜代表佛教会(正觉佛教会)出征参赛,还好同队的有几位歌唱精英,从小声乐训练有术,尤其是同队的 《林同学》 是比赛的常胜军,冠军非他莫属,我们这些烂芋充数的自然也沾光!
.
.
年,我从 《少年组》唱到了 《公开组》,刚巧和同队的冠军人物 《林同学》碰上了!原来他也报名参加同一组别,还未比赛,心里仿佛早已知道赛果,只好提醒自己比赛主要目的是挑战胆识,奖项是次要考量。有了这样的想法,比赛的压力突然消失了,虽然是第一次参加 《公开组》,参赛者难免都是经验丰富和赛绩辉煌的一群,但心情经过整理后,我竟然可以很从容地面对,反而觉得这次的比赛,是多年以来最轻松的一次!
.
.
于轮到我上台演唱,心里嘀咕着千万别出状况,最好是顺顺利利和认真投入的把歌唱完,只求万无一失的临场表现,就谢天谢地了! 谁知歌一唱完,掌声即刻响起,而那响亮的程度,间接地告诉我刚才唱得还不错,甫下台,队友就跟我握手祝福,有些还预先祝贺,说我肯定名列三甲,我当时只觉得飘飘然,暗地里盘算着 -- 只要能拿下季军就心满意足了,毕竟同队 《林同学》的实力,我是无法超越的。
.
.
期待和兴奋的程度,都一直保持到颁奖仪式,也许是充赛着队友满满的支持和肯定,我的心情竟然比参赛前还紧张,手心不断冒汗,呼吸也变得紊乱,以一种整装待发的姿势,只要司仪一念到我的名字,就冲上台领奖!
.

.
不容易等到颁发季军的时刻终于来临,司仪卖关子,说是来自一个乡村的参赛者所获得,接着便念出我的家乡和佛教会的名字,我顿时跳了起来,队友的掌声如雷,我快步冲上台去,成了全场的焦点,说时迟那时快,司仪跟着念出的,竟然不是我的名字,而是 《林同学》!! !

我当场愣住了,目瞪口呆站在礼堂中央的走廊上。。。。。 疑惑地看着司仪,示意着司仪念错名字,因为 《林同学》应该是冠军的呀!怎么可能是季军呢?!
.

.

是司仪再次邀请的还是 《林同学》,赛果证明无误,我当时手脚冰冷和僵硬得不知所措,整千只眼睛还落在我身上,看我如何下台,我唯有 横眉冷对千夫指,硬着头皮转身,然后箭步折回我的座位,全场的掌声顿时变成嬉笑声,我满脸通红地坐下来,身子半躺,成了缩头龟状,不敢面对群众,眼角还看到队友在偷笑,糗死了!我唯有一遍又一遍的深呼吸,尝试以平常心来看待。
.

.
看到 《林同学》捧着季军,有点失望的回来,这时全场观众更加期待,是谁改写多年歌唱比赛的历史,击败了冠军常胜军的 《林同学》啊?

司仪继续卖关子,为大会掀起了窒息的气氛,在毫无准备下,司仪竟然喊出了我的名字,我的脑海一片空白,连起身都迟疑,队友们纷纷把我拉起和推向前,我那时才确定,我拿了生平的第一个冠军!!
.

.
台领奖时,尽是幸福满满的感觉。
.
也许是因为从没奢想要拿冠军,所以受宠若惊。
.
也许是因为带着诚恳和无求的心情去参赛,所以唱得更好,歌声感动了他人。
.
原来一直认为“不可能”做得到的事情,都有“可能”达到,“认真”是走向成果的第一步。
..
想到这么“糗”的第一个冠军,成了我人生这么有“趣”的一个小插曲,如今想起,还是会怦然心跳。
.
.
(此博文“简短篇”刊登于《星洲日报》 三月征文 《星云版》,19/3/2010)
.
.

2010年3月5日星期五

寻找 《吕洞宾》 (2)

.
得第一天跟着心忆踏进 《槟榔屿潮洲会馆》 的训练室时,迎面而来的是一班潮剧长老们怪怪的眼神,有点怀疑,又带点欣赏的表情,一位名叫娥姐的戏班老师,劈头就问。。。

“你是潮洲人吗?怎么要来演潮洲戏?”

“我是福建人,但就是不知道为什么很喜欢潮洲戏喔。。。”

“很好很好,没关系,很难得现在的年轻人有兴趣学,哈哈哈。。。来,现在喊一声 cuk kao (住口) 来听听!!”

我深深吸了一口气,敢敢喊出了 “cuk kao!!!”
.
.
“嗯。。。不对,再来一次,cuk kao!!!cuk 是对了,但 kao,尾音要拉长,嘴型要开,不要圆!”

我满头雾水,又继续喊了几次:“cuk kao!!cuk kao!!”

“不对不对。。。是cuk kau。。。。cuk kau。。。”

结果就这样来来去去 cuk kau 了十五分钟,我还是捉不到那准确的嘴型,最后娥姐只好叫我回家再继续 cuk kau 了, 哈哈哈。。。
.
.
们一星期练习两次,从娥姐那边学了很多关于潮剧的东西,娥姐今年快五十岁了,但中气十足,演武生英明神武,演花旦婀娜多姿,她偶尔还是会参与新马泰的登台演出,一生都奉献于潮剧,进出无数的虎度门,曾经化身不少历代故事里的人物和角色,无怨无悔。。。
.
.
.
剧化妆是一门不简单的学问,也是重要的一环,通常戏子必须自己动手化妆,所以戏剧组的会员平时都会买关于潮剧化妆的杂志来参考和自修。看到他们的认真,觉得我小时候的鬼画符,真的是见不得人,那什么“关公眉”,简直太不像话了啦。。。。
.
.
.
妆大约可分成几个不同的步骤,首先涂上一层透明的 Johnson婴儿护肤油,然后再打一层白色(潮剧)/粉红色(粤剧)的粉底,厚厚的,连黑色的眉毛都覆盖了,这时整张脸就像敷了一层石膏的面具,实在是有点恐怖!!

.
.
.
.
着,眼睛原本不够大的,就把它画大,鼻子矮的,就把它画挺,眉毛又短又斜的,就画它向上扬,只需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一张漂亮又醒神的潮剧脸孔就诞生了,刚画好的妆会有点湿和发亮,所以必须再轻轻打上一层 Johnson婴儿粉,就像台湾麻芝粉粉的表皮那样,给人很舒服和协调的感觉,才算大功告成。
.

.
.
.
洞宾》 的妆,是由一位化妆了得的师兄帮我上的,非常专业又不失现代感,人人看了都赞不绝口,还说我适合做“小生”呢!他很神奇地把我的小眼睛变大,而且还炯炯有神!
.
.
.
.
.

(化妆前)
.
.

(化妆后)
.
.

(吕洞宾,让我韩湘子为你画上鬓角吧)
.
.

剧服装都是从中国订购和海运进来,据说现在方便多了,任何头饰和假发,应有尽有,不像以前,花旦或夫人的假发是最费神和讲究,而且马虎不来。
.
.
.
可是, 现在整个发型和饰物都是预先模拟好的,不但硬绷绷而且还有点粗糙,只要整个套在头上,再稍微整理就行了,可见衍传了几千年的文化,随着科技的进步和方便,也难逃被简化 (Simplify) 的命运,就像简体字,越减越简单,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味道。。。。
.
.
.
.
.
.
谓“台上三分钟,台下十年工”,经过和另“九仙”排练了近三个月的 《十仙贺寿》后,渐渐地有了眉目,总算看到了潮剧的连贯性和娱乐性。
.
和我一起参与排练和演出的另“九仙”,多是婆婆和公公级人物,饰演 “方朔”老仙一角的,已经是八十岁的祖母了,在练习当儿,笑话百出,不是搞错对位,便是走位相撞,看到我们这班乱七八糟的“老少之仙”,相信连天上的神仙都捏一把冷汗了!
.
.
.
咚咚锵锵锵。。。。。。众仙下山来, 鲜花遍地开. 一声钟鼓响, 引动众仙来。我乃瑶池金母是也。今日蟠桃大会, 理该相约众仙, 到来大堂聚会。”
.
瑶池金母娘娘大寿, 适逢蟠桃大会, 故相约八仙来聚会.
.
.
上演了,在新年的街头庙会,有我们诚意为您演出。。。。
.
.

.
(待续。。。)

.
.
.*・。*・。*・。*・。*・。*・。*・。*・。*・。*・。*・。

十大最多点击热门帖子

《小笨象》。 Dream

《小笨象》。 Dream
请点击看全文!

温馨母亲节特稿 : 《红鸡蛋面线》

温馨母亲节特稿 : 《红鸡蛋面线》
请点击看全文!

眼泪掉下前的那一刻

星星嗔火,可以燎原

星星嗔火,可以燎原
请点击看全文!

五秒钟的留眸

五秒钟的留眸
请点击看全文!

吴哥窟的好友 ---- 情谊藏心底

吴哥窟的好友 ---- 情谊藏心底
请点击看全文!

来敲希望的钟(为日本赈灾,感人照片)

来敲希望的钟(为日本赈灾,感人照片)
请点击看全文!

《时好时坏》摩天轮

《时好时坏》摩天轮
请点击看全文!

《非诚勿扰》,摩登媒人

《非诚勿扰》,摩登媒人
请点击看全文!

《出发》

《出发》
请点击看全文!

眼神 vs. 眼光

眼神 vs. 眼光
请点击看全文!

《温馨相聚》

《温馨相聚》
请点击看全文

Nasi Lemak 的幸福

Nasi Lemak 的幸福
请点击看全文!

Borobudur 婆罗浮屠之旅

Borobudur 婆罗浮屠之旅
被囚禁的佛性

选择了,就要开心

选择了,就要开心
请点击看全文!

三毒的尾巴

三毒的尾巴
请点击看全文!

《守候》

《守候》
请点击看全文!

台湾招牌小食

台湾招牌小食
不吃不行!

《走过》

《走过》
请点击看全文!

日出。禅机

日出。禅机
请点击看全文

《珍爱女人》 演唱会 (1)

《珍爱女人》 演唱会 (1)
请点击看全文!

《珍爱女人》 演唱会 (2)

《珍爱女人》 演唱会 (2)
请点击看全文!

我与 H1N1 擦肩而过

我与 H1N1 擦肩而过
(请点击看全文)

发现一个秘境

下班,孤单却快乐着!

下班,孤单却快乐着!
请点击看全文!

龙舟,无声的怒吼!

龙舟,无声的怒吼!
请点击看全文!

《窗外》

《窗外》
请点击看全文!

别带情绪上床

别带情绪上床
请点击看全文!

心 + 家

心 + 家
请点击看全文!

遗落在印度洋的蓝珍珠

遗落在印度洋的蓝珍珠
斯里兰卡 Sri Lanka (请点击看博文)

关于鹅的情事。。。。。

关于鹅的情事。。。。。
请点击看全文!

关于鹅的情事(二)

关于鹅的情事(二)
请点击看全文!!

听见心跳的声音

听见心跳的声音
请点击看全文!

《因为爱》,写在圣诞之夜

《因为爱》,写在圣诞之夜
请点击看全文!

刹那幸福

刹那幸福
请点击看全文!

梳起的发髻

梳起的发髻
请点击看全文!

你的狗会咬人吗?

你的狗会咬人吗?
请点击笑话两则

忙碌,糟蹋幸福

忙碌,糟蹋幸福
请点击看全文!

记一段歌声飞扬的岁月

记一段歌声飞扬的岁月
请点击看全文!

记一把唱佛曲的好声音

记一把唱佛曲的好声音
请点击看全文!

慈光无形

慈光无形
琉璃。。。在另一端发光

寻找 《吕洞宾》 (1)

寻找 《吕洞宾》 (1)
请点击看全文!

寻找 《吕洞宾》 (2)

寻找 《吕洞宾》 (2)
请点击看全文!

庙会。圆梦

庙会。圆梦
请点击,看全文!

海地,救命的呼唤 (1)

海地,救命的呼唤 (1)
如何让您的捐款双倍加值,请点击!

海地,救命的呼唤 (2)

海地,救命的呼唤 (2)
请点击看全文!

爱的奇迹

爱的奇迹
请点击看全文!!

喜欢周末。泡菜早餐

喜欢周末。泡菜早餐
请点击看全文!

搭上 2010 岁月列车

搭上 2010 岁月列车
请点击看全文!

2010感恩的1000个字

2010感恩的1000个字
请点击看全文

被遗忘的小黄花

被遗忘的小黄花
请点击看全文!

我不会画树

我不会画树
请点击看全文!

今年的春节有点冷

今年的春节有点冷
请点击看全文!

《五月黄花。游子》

《五月黄花。游子》
请点击看全文!

每晚一支烟的时间

每晚一支烟的时间
请点击看全文!

筹募十二个月的祝福,2010 日历

筹募十二个月的祝福,2010 日历
请点击看全文!

《为爱而活》Live To Love 2011 日历

《为爱而活》Live To Love 2011 日历
请点击,看全文!

荷花开了!

荷花开了!
(点击看全文)

超糗的第一次!!

超糗的第一次!!
请点击看全文!

装在盆里的祝福

装在盆里的祝福
请点击看全文!

寻找从天而降的银河。。。。。。

寻找从天而降的银河。。。。。。
请点击看全文!

老天赐予的福报

老天赐予的福报
请点击看全文!

墨鱼恭祝您 - 福多一点

墨鱼恭祝您 - 福多一点
请点击看全文!

《福兔贺喜,万事如意》

《福兔贺喜,万事如意》
请点击看全文!

回归灵性的喜悦 -- 雷久南博士 (现场记录)

回归灵性的喜悦 -- 雷久南博士 (现场记录)
请点击看全文!

如意荷花 - 《忽略》

如意荷花 - 《忽略》
请点击看全文!!

《发掘快乐的秘诀》!詠给,明就仁波切

《发掘快乐的秘诀》!詠给,明就仁波切
请点击更多资讯!